您当前的位置:主页 > 赤月传说福利 > 正文

叉鸡出窝记

  1. 添加时间:2017-08-26
  2. 文章来源:italianwine.cn
  3. 添加者:赤月传说私服
  4. 阅读次数:

按今年的时序,7月间从小暑到入伏,相隔不到一周。哎,这几天有事!每天早上晨练出门的时候,总看见大门口的门卫费力地朝天上瞅,而且指指点点不停。干啥呢?看路那边靠墙的排杨,一棵高大的青杨树,外侧树枝最高处的第一个丫枝上,隐约坐着个小碗形状的鸟窝,草褐色的浅窝里有漆黑的鸟头摇摆晃动,似乎还不止一个。对了,就是它,到叉鸡育雏即将大功告成,小叉鸡出窝放飞的关键时刻了。

此处杂树虽然不少,可鸟儿们多喜欢本土的青杨树。花喜鹊爱在其主干的高头,当当正正地筑巢,做很大很招摇的窝,如果不出意外,年复一年使用。但叉鸡是候鸟,一年筑一次巢很正常,它不恋树的主干,总把鸟窝结在朝外的树枝上。当然这是有风险的——初夏常有大风雨,雨多的年份,叉鸡育儿有时会遭遇“鸡飞蛋打”的悲剧。

小区和小街闹哄哄的,鸟儿也是人来疯,它感觉在人多的地方反而不愁吃喝。除了斑鸠、喜鹊、麻雀等等,候鸟有燕子和叉鸡。叉鸡,学名是黑卷尾,别处依其形象起名,叫它铁燕子、黑鱼尾燕、龙尾燕,我们则模仿其叫声起名,叫它翅不愣叉、吃杯茶等等。我这个年龄的人,从小在农村就听惯了它的叫声,拂晓早起割麦,勤快人多是被叉鸡叫醒的。料不到近年来,我又在城市的小区里与它重逢。叉鸡比燕子归来晚,小满之前和布谷鸟一起回来,芒种至小暑期间,集中精力在树上育雏。小叉鸡是最后出窝的,在此之前,戴胜、灰喜鹊和麻雀的小儿女早早就出窝了。秋天要来的时候,机警的布谷鸟先走了;中秋节过后,燕子也走了;可叉鸡和燕子谁先走谁后走,我还真说不清,反正它比布谷鸟走得晚。

这种鸟儿有故事,很带样儿。它不仅会学别的鸟叫,还会学猫叫,尤其善于学小猫叫。这就鬼了!

原来,叉鸡每年5月归来时,虽然同布谷鸟结伴而归,却与布谷鸟借窝下蛋、鹊巢鸠占的做派不同,它和燕子一样自己做窝。燕子做窝总不离人,公寓楼的门头没有屋檐不方便,而商铺的骑楼,北方人叫“出厦”的地方,下垂的探头上,正好可以用来筑巢;叉鸡近人却不失清高,经常在高高的树枝上做窝。

两年前的7月初,它在院子里的大杨树上做窝,育儿到最后却功亏一篑了——有一只小叉鸡不慎从树上掉下,落在下面的竹丛里。那样高的杨树,农村话——钻天眼高,谁也没办法把小鸟送归树上。那叉鸡父母慌了,也不知道是父是母,急得一次次俯冲下来,漂亮的弧线,每次飞行和俯冲就是一次滑翔。你不是会学猫叫,会逗猫吗?这时小猫来了,妖怪一样,晃悠悠地穿越竹丛来到小叉鸡身边。叉鸡妈妈或爸爸俯冲一次,用翅膀扇小猫一次,可这猫,皮实也皮脸,你扇它打它它不怕,它也不吃小鸟,偶尔咬一口,用自己的方式和小叉鸡玩儿。两天过去,不用说,小叉鸡悲剧无可挽回。叉鸡妈妈或爸爸便又怪罪于人,它不管我们是院子的主人,而它自己是借居者,它只管埋怨人们未尽心,没有及时把它的孩子救起来,送到鸟窝里。于是那段时间,居高临下的叉鸡,可不是痴呆呆的、可怜巴巴的“祥林嫂”,而是像旋风一样铁了心地攻击人,用翅膀打人,人们进出大门时都要防着它。

于是此番叉鸡归来,不复在院子里的杨树上做窝,改在隔路的大树上。小暑节气一过,小叉鸡开始在树枝上学步试飞,土话叫“沿枝”。入伏头一天,变态赤月传说私服,四只小叉鸡逐个飞走。它们的父母感觉轻快了,早晨喜气洋洋地一连声叫,黄昏双双立在大门口门头的电线上看人进出,还不时落到独立的蒿草或红柳苗上,细草和小树苗撑不住它,仰卧起伏,与身段窈窕的叉鸡蹁跹互动,“叉鸡叉——翅不愣叉——叉,翅不愣叉……”它们兴奋地庆祝自己育儿成功。

上一篇:轻松一刻:日本政府电邮遭入侵,真相竟是这个        下一篇:《绝地求生大逃杀》变态赤月传说2私服吃鸡全技巧汇总 实用心得介绍